12.哨兵(一)
底色 字色 字号

12.哨兵(一)(1/6)

    【我一动不动,就像一块石头。】

    马克西米利安休伯特提尔()心中默默念叨着,呼吸拉的悠长而缓慢,带有体温的白色鼻息滤过亚麻布,化作无色废气消散在森林中。

    年轻猎人藏身于石堆后面,在视线下方是一片被尚未消融的积雪所覆盖的开阔地,如果雪全部融尽的话,可以见一条踩出来的小径。

    通往他们这一支精灵聚居之地的必经小道——提尔大半天下来几乎没从这片变化缓慢的目标上移开过,今天也一如既往的坚持着这单调的任务。

    为了在人类、兽人的军队或者是危险种靠近村庄时,为族人们提供预警、留出让大家能够做出反应的时间,静静注视着随时可能发出敌情的任务区块的一名哨兵。

    他们是第一道警戒线,也极有可能成为战斗开始时第一批牺牲者。

    运用玛那将信息凝缩传递的技术随着千年之前王国的崩坏一并远离了他们这一族,现在对无法驱使玛那的精灵们而言,魔法、玛那是和【天灾】同义的词汇。

    当魔法出现在眼前,杀戮多半也随之来到身边。

    放倒山顶的小树,模仿鸟叫的暗号,点燃火堆升起狼烟,射出会鸣响的警示箭——在发现敌人后,哨兵们会采取这些方法来示警,然后利用熟悉的地形退入山谷。不过像这种浓雾笼罩的日子里只有最后一种手段,而那种手段也会惊动敌人,将自己至于险地。

    每个哨兵对这种事情早就心中有数,他们清楚自己可能会面对失去性命的危险,就算这样,他们也想尽力守护身后的族人们。

    即便有着这样深刻的觉悟,有些东西并不会因为精神坚定而发生什么变化,譬如——实力差距,又或者是自然气候。

    现在已经是初春时节,前几天下了一场雪,现在融雪时节正是最为阴冷的时刻,这些暗哨不能生火取暖,湿寒空气不断穿透衣物侵袭着身体,寒意一直刺到骨头里,身体差一点的冻伤甚至冻死都不稀奇。

    【得提醒下一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